皇朝家居

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> 新闻频道 > 文化视线 > 正文

石头城(下)□黄俊生

石头城背靠清凉山,前面一河横流曰外秦淮。外秦淮河以东南京人叫河东,是南京老城,以西称河西,是南京新城。站在石头城上,一抬头,新城新貌尽收眼底;一回眸,古城古韵历历在目,这石头城,倒是思接千载的去处。想那古人,总认定南京是王者之地。2300多年前,楚威王说此地有王气,命人地下埋金以镇王气,在石头山筑城命名曰“金陵邑”,这是“金陵”地名之始。秦并天下后,又有人说江东有天子之象,于是让人凿断连岗以断气数,改金陵邑为秣陵县。最著名的是诸葛亮的话,他在赤壁之战前到秣陵考察山川形势,观察到钟山像苍龙蟠伏,石头山像猛虎雄踞,于是发出感慨:“钟山龙蟠,石头虎踞,真乃帝王之宅也”。也因了这一句话,孙权将都城从京口迁到秣陵,按现在的称谓是,从镇江迁到南京,第二年孙权就在石头山城基上修城,于是始有石头城,始有南京建都史。现如今,石头城下的路叫虎踞路,通往钟山的路叫龙蟠路,诸葛亮一句话,不仅影响当时,也影响到1800年后的今天。当今伟人一句“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”,更是道尽世事变幻,人间沧桑。

穿过清凉门,我终于登上石头城。城墙是明代时修筑,1990年建石头城公园时又予复修,墙体坚固,步道平坦。被城墙包围的石头山就是一座植物园,遍植槐树、车梁木、八角金盘、鸢尾草、美人梅、玉簪花、紫薇等,山居秋暝景区里更是植被浓密,生机盎然,留连其中,竟有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意境,元代萨都剌“落日无人松径里,鬼火高低明灭”的凄楚与伤感荡然无存。站在烽火台上,外秦淮河与河西摩肩接踵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底,遥想当年,石头山下有长江绕山东逝,石头城外一片汪洋,唐代以前一直是军事重镇与水军基地。唐以后,长江日渐西移,石头城便开始废弃,所以才有刘禹锡“山围故国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”的描写,诗人笔下,石头城已是一座空城。此后,佛教在江南兴盛,石头山上大兴寺庙、书院,石头山的名字渐渐被清凉山所取代,石头城像眼前正缓缓沉入外秦淮河的落日一样,淹没于历史烟云之中。

低头徜徉于城头,忽然感到脚下这一块块历尽沧桑的石头,就像是一首首沉雄的悲歌,每一块石头都有回味隽永的故事,而这一个个音符与一个个故事,码成脚下的石头城。梦幻消散,铅华洗尽,这梦幻与铅华背后的故事,还是交于石头去记载,去流传。

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、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!

责任编辑:deng
0